<dir id="17u9dx"><dl id="17u9dx"></dl><label id="17u9dx"></label><code id="17u9dx"></code><code id="17u9dx"></code><legend id="17u9dx"></legend></dir><button id="17u9dx"><select id="17u9dx"></select><option id="17u9dx"></option><li id="17u9dx"></li><optgroup id="17u9dx"></optgroup></button><strong id="17u9dx"><del id="17u9dx"></del><button id="17u9dx"></button><optgroup id="17u9dx"></optgroup><form id="17u9dx"></form></strong><form id="17u9dx"><bdo id="17u9dx"></bdo><dir id="17u9dx"></dir><thead id="17u9dx"></thead></form><legend id="17u9dx"><div id="17u9dx"></div><del id="17u9dx"></del><em id="17u9dx"></em><span id="17u9dx"></span></legend>
        <ins id="17u9dx"></ins><pre id="17u9dx"></pre><label id="17u9dx"></label><center id="17u9dx"></center><abbr id="17u9dx"></abbr>
        <legend id="771whr"></legend><form id="771whr"></form><tfoot id="771whr"></tfoot><dir id="771whr"></dir>
                                    • 首頁> 跳過動畫>正文

                                      手機上最火的單機遊戲_一二三四

                                           夏日的烈陽高高地懸挂在略偏西的天空中,從億萬千米的宇宙中照射到城市的漆黑馬路上,隱隱約約散發出烤焦的味道。
                                        而道路的右邊,是一棟尚未竣工的樓房,幾百米長的鋼筋鐵板與幾塊標有“施工重地,閑人免進!”的牌子在這一刻把世界劃分爲兩個部分。
                                        但透過那扇鏽迹斑斑的大門還是能把裏面的世界看個一清二楚,那一群身著工作服、頭戴安全帽的農名工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的刺眼,特別是靠近鐵門的那一位,他因爲有著黝黑的、發亮的皮膚而更顯清晰。
                                        他站在鬥車雨磚頭之間,馬不停蹄地往鬥車裏面碼磚,目光堅定地望著身旁堆積如山的磚塊,轉過身拿起又轉身放下,周而複始,周而複始……汗水如雨般揮灑在他前方的他一方土地上,剛一落地又瞬間化爲虛無。
                                        終于……但其實也沒過多久,也許八分鍾,也許十分鍾。他的車裏終于堆滿了如山的磚頭,最上面的那一塊甚至有搖搖欲墜之感。
                                        他轉過身來,繞過車位到達車前,雙手緊握鬥車的推手,使勁往上一提,發出“嘿”的一聲,車的兩只腳終于艱難的離地。他用盡全力,腳使勁地向後蹬,在一層層塵土飛揚中緩緩地推動了鬥車向前駛去。而他的手竟好像長長了一般,揉揉眼卻發現那不是錯覺。
                                        他如擡千斤般緩緩前行,盡力避免一切有可能使車波動的物體,但不幸的是還是發生了……
                                        當他正走過工地裏的一塊小坡時,一塊被遺忘在路中間的小石子使車猛地偏了一下,而車上最頂端的那塊磚也隨著他“哎呀”的一聲墜落。但更不幸的是,那塊磚落得不偏不倚,正是他落腳的地方。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痛得彎下了腰,甚至連眼淚也開始在眼眶裏打晃。從腳上而至的疼痛經過他的神經傳達到大腦、再由大腦流至心髒,引起全身的抽搐。
                                        但他的手始終不敢也不能放開車的推手,一分鍾、兩分鍾……他終于有筆直地站起來,用腳使勁地蹬、努力地蹬上坡頂,五指緊緊地抓住推手,關節作響,手指發白,腳一左一右地前進,卻是明顯的不協調。
                                        過會兒,他又走到了這坡上,但這次是下坡。他靜靜地撿起砸了他的腳的那塊磚,一跛一跛地按著原路返回,滿臉是隱忍的痛。
                                        他再一次站在磚堆的旁邊,沒有抱怨,沒有憤恨。他面朝藍天,任汗水肆意流淌,衣服濕透了貼在身上也不覺得難受,甚至連或許已經壓扁了的腳趾頭都忘了。他面帶微笑,仿佛看見了老家棗樹下妻兒老母幸福的笑。

                                        帶著對教官的思戀,對軍訓的不舍,對時間的斥責……手機上最火的單機遊戲們離開了歌樂山這個我們曾軍訓了八天的地方。回首八天來我們與教官在一起度過的日子,許許多多難忘的回憶回蕩在我們的腦海中,形成了難以磨滅的記憶。
                                        離開的那一天,教官們都站在路邊望著我們一個個離去的背影爲我們送別,眼中充滿了對我們的不舍與期待。
                                        我坐在車上,打開了車窗,雙手揮舞著向教官們告別,眼淚不知不覺地從眼角滑過,不經意間的,甚至連自己都不增察覺。只覺得心中的不舍多過了對軍訓的埋怨,眼角的淚水增添了心中的傷感,送別的話語描深了之間的情誼。望著車窗外那些離我們越來越遠的身影,,腦海中便不斷上映著這八天來的點點滴滴,酸甜苦辣……
                                        還記得那一天晚飯過後,教官帶我們去大操場訓練。練了站軍姿,走了正步後,教官就叫我們原地休息,同學們就想讓教官們叫我們唱歌,在大家的起哄聲中教官同意了。但他們說:“我們不會什麽流行歌曲!”看似簡單簡單的話語卻深深地打動了我,言語中充滿了堅定,質樸和作爲一個軍人的氣勢。于是乎教官們教我們唱了一首軍歌《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綠色軍營,綠色軍營教會我。唱得山搖地也動,唱得花開水歡樂。一呀麽一呀麽一呀麽一,一個鋼槍交給我;二呀麽二呀麽二呀麽二,二話沒說爲祖國;三呀麽三,三軍將士苦爲樂四海爲家……”
                                        聽著激昂的曲調,那充滿熱情的歌聲,我心中也有了一種想保家衛國的沖動。我相信每當我們唱起這首歌時,心中便會升起一種向前進步向後退的勇氣;我相信每當我們唱起這首歌時,就好像是在荊棘叢中堅持不懈的尋找希望,永不放棄……現在我們唱起這首歌時,眼中總浮現教官們那熟悉的身影,那飒爽的英姿。
                                        短短八天的軍訓生活,雖然艱苦,但留給我們的卻是一段那麽珍貴而又難忘的回憶。自己也從中學到了不少,學會了堅強,學會了勇敢,學會了在逆境中前行,學會了“流血流汗不流淚,掉皮掉肉不掉隊”的精神。
                                        有了這次的經曆,我相信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自己會“Neversaydie”!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綠色軍營,綠色軍營教會手機上最火的單機遊戲。唱得山搖地也動,唱得花開水歡樂……”

                                      2001